〈家族遊戲〉觀後感

這部日劇其實並非很簡單的在談單一的議題,要認真說的話,本來就很難有一個議題是可以很單純的談,尤其是人格教育。我很喜歡這部的大破壞性格,讓人不禁感嘆自己缺乏大破壞,來解放一堆有如疊床架屋般的家庭、人際關係。

我記得我以前寫過自己與霸凌的經驗,但回去看了一遍,我覺得我還是沒有真的意識到那個層次,仍然停留在一種詭異心態——我也不願意、我也很困擾。此外,繼〈告白〉後,此劇又讓我感受到日本對於這類議題的探討已經到了一種極具水準的狀態(事實上改善現狀又是另一回事)。相對於台灣,簡直就像是此劇中的演戲角色,每個都在扮家家酒、每個都在簡化議題。不過我是不至於去質疑那些喜愛以同志議題為電影主題的導演們,畢竟藝術與科學一樣,我們本來就不應該去賦予它們方向,只是會不免感嘆。

這種議題的瘋狂度,恐怕是越來越高,而且就如同此劇所認為的,加害者經過仔細探究推敲,你可以發現他其實也是個受害者。而這種探討模式在台灣其實並不多見——也許在某些護航的場合會看到啦!——無論套用在霸凌、犯罪其實都應該要更深層的去檢討「行為」與「社會運作」之間的作用關係(這也是我傾向廢死的主要觀點)。可惜的是,我們很喜歡很快速的歸因,很快速的抓到禍首——雖然在台灣可能不太會再出現替死鬼?——並且最好把這些人隔離開。這些都是為了甚麼呢?沒錯!其實說回來,都是為了自己而已。

對於死這麼激進的事情,當劇中以遺書作為嚇唬全班同學的工具時——其實讓我不斷想起〈告白〉當中的牛奶——都可以有如此簡便快速的解讀及探討議題方式(也不乏推卸責任),那我們更不用想平常那些大小事可以被多認真的看待。劇末幾集其實可以感受到,你我都知道問題存在,可是卻又不去認真想問題的本質,也不去嘗試解決問題,到了最後要跳牆了,還在推卸責任,這真的是縮影阿,感動斃了。上至政府,下至人民,常見現況呢。

最後,我想講此劇的最後其實我有點尚未消化,田子雄太的缺席一定代表著某種意義,是犧牲還是另一種逃避,我還沒完全想懂。但其他的部分真的是精采到不行,從豪宅的設計(誤)、夫婦關係、家庭議題、教養問題、人際關係、霸凌、教育理念等…都有相當不錯的呈現。也讓我不禁想到,我們那些瘋狂搞派系鬥爭的教育界,真他馬的當甚麼老師…以上,冗談冗談。

PS.我總覺得我受挫那麼久了,還是都在逃避 = =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