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鯊哥

雖然我看不見我的歐仁妮,

我也沒聽過她說話,

但我相信我有一部分的大腦是被它佔據着!

而現在我很需要記憶體。

女孩兒撅着嘴不請願地走來,

我相信你會說的,我笑着道。

她使了使那奇幻的眼神,

我是該退開了,這是她的空間。

“砰!”來自背後的聲響,

我沒有往後看的資格,但我猜這是她甩上門的聲音!

但也許是她對我開了一槍?

——————————————————————–

吵死人了!

我講了腦子還是我的阿,這笨蛋。

還自以為掌控一切呢!

我一點都不像歐仁妮!

因為你太無聊了,要是我可以搬走我的腦子,

我才不會想待在這。

你以為之前那些是假象嗎?

喔~那只不過是一點點氣氛罷了。

表示點共存的友好。

但你總是自以為是,

總是以為那是命中注定如此的開端。

過多的作為,總是令人討厭。

女孩兒低下頭,嘆了口氣。

“喂!"

“叫我?"食指指了指我自已,疑惑得看著女孩。

“對!"

“咦?"

女孩兒直截了當得說:"你好煩"

這一切好像又似曾相似了起來阿。

“那…" 眼淚雖然轉了轉,但還是得問我們本來的意圖。

女孩兒吐了吐舌頭,起身轉頭跑了。

——————————————————————–

TO 鯊哥

歐仁妮是你缺憾的填補,

可我的是…

喂!還我記憶體空間來!

忍不住吐了一口髒話…WTF

就這樣吧。反正都說了呢。

好啦!我才沒有甚麼歐仁妮哩。ㄎㄎ


PS. 想了解歐仁妮…請參見一本名為《影像感染》的小說,鯊哥也會在裡面等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