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夜的小巷

那是台南獨有的冷清

卻是午夜共同的寧靜 這是我第一次在午夜時分走在離家不遠的巷道裡

舒適圈不僅侷限了活動範圍,也構築了某種時間限制

但這絕對是要結束的。

 

在台南時,這種時分,往往是帶著手套騎著車,邊murmur邊騎。

這情緒是會延續的。 想著這一切, 用如此絢麗的方式作結, 我是開心的。

一切的一切都打從毫無畏懼的跑向"觀光役"開始,而非"教育役" 整個想回來,

當初有些忐忑、不安、孤獨,好像都很不重要。

但對於沒有自信的人,真是一趟小冒險。

陌生的專訓讓有些建立出來的關係又瞬間歸零。

有趣的專訓,分發,又是那麼的幸運。

到了局裡,有幸獲得許多的信任。

即便有很多都是過度的濫用,我能反映的我都盡量了,

我能做的我也絕對不會有太多說詞,

但總是有些人不在乎那能不能、會不會,

擺擺臉色給你看也都只是剛好罷了。

我將記得, 公務員的這些面貌,

我也會記得, 既得利益者有時候不是邪惡的,

只是他們處在一個環境太久, 要拉他們,他們會腳麻,會畏光。

Don’t push them too much!

更何況裏頭也是有很可愛的人。

 

<另記>

“請問是江XX嗎?" 一通詢問指揮中心鑰匙的電話這樣開啟了台灣燈會"志工"的一天。

放下手邊的傢伙,充滿著疑惑的回應著。

走進指揮中心,看到水哥,不忍抱怨了一下"怎麼會有人找我要鑰匙?"

在旁就有人不好意思的自首,(OS:這不是公務員阿….)

(下略…)

 

就在要離開指揮中心, 準備花1.5小時等車+快兩小時車程回家前,

易姐、淑芳姐、國際組某位科長(還是誰?)、還有(?) 道別致謝。

走到樓下,看到燈會的成果, 是有種感覺。

「那是鼻酸吧?」心裡是有些疑問著。

原因複雜交錯著,走在寧靜街頭時,手又犯賤地想去解開甚麼,

不僅徒勞無功,更顯感傷。

只可惜不是在騎機車,沒有冷冽的風,讓眼睛乾澀到呼喚大腦分泌點淚液出來,

但我相信心已經哭了,

 

因為這是真的畢業!

沒有空間可以往回、停滯,

我已步入社會的海關,

大家等著看你那張護照。

 

PS波濤洶湧的世界,我只乘艘破船…沈船似乎不意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