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廢死

上次希望朋友能提供些題材或是意見,不過,天助自助,我想這種議題還是自己來討罵比較快。現階段,台灣遇到了極度的議題大亂鬥。個人認為是一個民主的初期架構碰上了經濟瓶頸,所導致的紛亂。每種議題都會發現,我們根本沒進入所謂的民主底下的討論。大家選擇避談政治的同時,意味著每種議題都沒辦法有效的討論。因為政治就是一種協商,而台灣號稱自己是民主政治,也就是由人民的意見來進入協商討論。可是弔詭的是,台灣許多人都害怕碰觸政治,也就無法進入應有的討論層面,導致整個議題都攤在那邊,任由大家踩踏翻動,卻始終沒有任何進展的深度。

忠於對自己負責的態度,我想先把自己的立場說清楚。對於廢死,我是不反對,但是也還在理解中的狀況。對於死刑,我是憂心其中的問題,因而我傾向暫緩。但是這篇文章我也不想說服誰轉向甚麼立場,我只是想表達,在大家沉浸在復仇者聯盟的勝利狀態下,應該還是要思考及討論的問題。

我聽過兩場關於廢死聯盟主辦的演講。第一場談的是監獄改革,第二場則是針對死刑來談的內容。算是開啟了我的對廢死的認知以及可以理解的想法。

首先我想我們用今天的新聞來開場好了[BBC中文網]國際特赦批台灣執行死刑不顧承諾。有網友就回批,平常台灣都沒有甚麼國際地位,怎麼執行死刑就管到海邊來了。這其實是一個很詭異的狀態。西方大國總是認為自己的想法先進,就要別人跟著這個步調走,被說管太大,真的不太意外。只是談到了"先進"或者"進步",到底廢除死刑是不是一種進步?

怎樣是進步?進步是甚麼?

早期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殺人償命的概念,基本上就是建立在一個你我認可的公平狀態來處理所謂的"犯行"。這個執行的行為,是雙方抑或是受害方所授權認可的。

那我們來看看現在處理"犯行"的方式,我們會有一個政府豎立的公正機關"法院",法院衡量犯行的程度,授權執行機關施予刑罰。

我們其實可以看出一個很明顯的差異,我們把刑罰對方(或是犯罪者)的權利交付給了政府,也就是說,我們也相等的把自己的被刑罰權也交給了政府。而刑罰就變成是一種政府施予社會犯罪者的手段,而透過"大眾合意"的法律規範來衡量其刑度。這時候"社會"變成一種某種認知的界定,你加入了這個社會,就代表了你認同或是接受這個規範、這些遊戲規則。相較於前者(被稱作自然狀態),就是用這種很直接同等的處理事情,是相對複雜且更像是進入一種契約。

先不談到底這個契約是否違反了"雙方合意"的基本原則或是有沒有退場機制。我們先看看這個交付權力,同一規範的"市民刑法"概念。在合乎規範下的行為者,這些人都是市民,而只要違反了規範,就成了敵人!而敵人就應該被排除在市民範圍內,將其進入此社會契約下的權利剝奪,也就是施予懲罰。

那這樣敵人有辦法回歸成市民嗎?這就是修復性司法的概念,我們將犯罪者視為敵人,但是希望用適當的方式,讓他能夠回到社會當中,繼續成為市民。在這過程中,被視作敵人的過程可被市民視作提醒,也可被敵人重新思考市民的價值。然而,這種回歸的概念在死刑的狀態下,恐怕是無法達成的。但這意味著除了死刑以外,回歸的概念有被當作一回事嗎?

正當我們在討論死刑的過程,我想接下來的這個部分更應該是被認真看待的。監獄到底是社會的焚化爐還是資源回收再造的工廠?在整個台灣的社會下,對於犯錯者施予懲罰是希望他回歸社會,還是讓他被擠出社會?李茂生教授在我聽的第一場演講中提到了台灣監獄的功能其實是台灣整個社會縮影。讓我突然有種警覺以及感慨,我們從小就是以一種非常雷同的規範下教育出來,一旦你是不符合這個教育體制的人,你就是壞小孩壞學生,而大部分老師或家長對於這種壞學生,都是採取一種不要靠近我小孩或是不要影響其他同學的心態在處理(當然也有例外)。而我們從沒有思考,這群人終究也是社會的一份子,我們也不關心他到底未來會在社會扮演怎樣的角色,只知道排擠他,等他自己頓悟了也許就會回到我們的行列之中。

這種放他自生自滅的心態,也就是我們如何看待監獄的心態,我們才不管他們進去之後出來的問題,最好永遠都不要出來給我們惹麻煩最好。而整個監獄的環境以及教化的工作也因此崩潰,除此之外還做起了營利的小生意,但這都不是為了受刑人日後進入社會的接軌訓練,只是一種反正有人不用白不用的無聊心態。其實這樣的情形,跟死刑沒甚麼太大分別。反正我們就是不希望這些犯罪者再出來搗亂(即便他有可能改了),所以沒死也跟死了差不多。

那我們再回來談死刑,我們加入社會,共同給予政府施予刑罰的權利。而當他要執行死刑,也就是我們賦予了政府可以決定社會其中的個體之生死的權力。當然這聽起來有點詭異且可怕,但是因為我們相信政府能夠透過法院使用大家接受的法律來判斷到底受刑人應不應該就此犯罪而被剝奪其生命。

可是我們真的相信法院的判斷嗎?先不看江國慶案、也先不看蘇建和案,我們對於司法的信任度,應該是低到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道的慘烈吧。當然這不是說司法超級不公,而是雙方面對法律的認知是有很大的落差。人民習慣用常理道德來判斷,法院只能在無罪推定底下用證據來量刑。這之間的落差就大到不像話了,更何況還有些法官會有一些脫序的行為。也難怪媒體動不動就恐龍來恐龍去的,也更不意外人民對於司法的可信度會高到哪裡去。

就在司法可信度極低,卻又極力贊成應報論底下的執行死刑之效果,老實說我是覺得蠻詭異的啦。雖然說我們不應該把司法可能造成的冤案當作廢除死刑的理由。可是我認為在這之前,司法的問題應該大過到底要不要死刑這件事情,處理好我們才有辦法真的進到死刑存廢與否的命題裏頭。而且就在這之前還有一個更(我還是用"弔詭"好了)的事情,就是死刑犯的身分問題。在犯罪者被宣判死刑定讞的那一刻到執行死刑結束生命之間,死刑犯是生活在於看守所的一個空殼,你可以說他死了,但你也可以說他還活著,但是他就是一個沒有法源依據可以認定的個體。

昨天法務部簽了死刑執行令,我雖然覺得廢死的步伐被重重擊退的感慨,但也認為,總算讓一些人獲得了一些認定一些了結吧。當然,看著許許多多對於這個行動大力的激賞,有如報仇成功般的喜悅,我深深覺得一些失望。當然我知道很多人不斷地在強調,廢除死刑照顧了死刑犯的人權,誰來關心過受害者的人權。

我想我不認為廢死是針對死刑犯的人權而去做的行動。在我看來,並非如此,廢除死刑是一個很根本性的改變"人"去看待"刑法"及"刑罰"之於社會的關係。你當然看起來像是那些被判決死刑的人逃過了一劫,可是事實上,廢死的論述架構並非只是單純不要把犯罪者處死的概念,而是認真看待"修復性"及"敵人化"的過程。假如今天台灣所有環節都不動不改,直接說我們不要死刑了,我是強力反對的。但是假如今天台灣所有環節都不動,卻又毫無討論進展,蠻橫的執行死刑,我也是絕對反對的。

因此我們再回到最早的討論,何謂進步也?

我想我們不用假設國外的案例一定是進步,但是就民主與政府的角度來看,我們的確在所謂社會契約上面或是裏頭的環節是不成熟的。我們對於所謂的授權給政府怎麼樣的權力,以及相信政府或是在法律規範上做更好的"合意"之追求,恐怕都還有很大的一段路要去走,光是這些就已經缺乏許多人的認同以及努力去討論、去改進,怎麼來談死刑的存廢呢?我不是說廢死聯盟進來得太早,而是我們的公民缺乏太多的討論,而大家就只是因為一個激情的仇恨,大肆的認為死刑執行的真好,就沒了。

當然,日前的割喉案,也讓我完全無法理解廢除死刑到底適不適用於這種人,到底這種人還有所謂的可修復性嗎?這是否可以導出另外一種部分廢死的要求,將死刑用於犯行重大,窮凶惡極者或是沉溺於殺人的樂趣之人者。可是其實這個說法,就是違背了整個廢死的價值觀,這只是一種妥協,並非整個改變對於刑法刑罰的看法。而我的疑問,其實也是建立在我尚未完全扭轉這個看法的思維當中,我還是企圖的認為這種人不是人,而是某種應該被消滅的怪物。

那到底廢死要用哪種白癡的思維才會理解接納它呢?老實說,我也還不是很確定。但是就前面講到我們在社會的每個地方排擠異於典型的人,終將得面對這些原本非典型的人變成常態化的人群,假如我們能夠以包容以及理解的態度去面對每種不同的人時,那這這種非常態化的可能性恐怕就會低了許多。而不是一直累積問題,再來用"死刑"這種非常手段來嚇阻更多的可能性。而我認為這就是一種進步,不單單是刑法上的進步,而是整體社會上的進步。

總而言之,我認為廢死的議題不應該這麼快就進入結論,我們仍然需要針對很多的環節去討論、去改善、去調整、去追求社會的共識。當你認為我們就該有死刑,但是你抱持復仇的心態時,那我們為何需要借政府之手來替你復仇?還是說只要民意沸騰,千夫所指的罪犯就可以啟動國家殺人機器?我想這些問題真的值得去思考,這不是說不顧及受害者的感受,而是受害者的感受其實也是社會需要改善的一環。

所以請各位有機會去嘗試著聽聽看廢死聯盟的一些演講,或許能夠讓你知道我們司法上頭有許多問題待解決,而非先吵著我不要廢除死刑。因為支持死刑的,不會告訴你這麼多。

<以上屬個人意見,歡迎批評與指教,但是小弟才疏學淺,也許用了很多不該用的專有名詞,請見諒>


PS.我google了一下,發現維基百科寫得還蠻豐富的耶。死刑存廢問題(wiki)

另外附上我聽的兩場演講的文字紀錄整理

【哲學星期五 20121010 不只是個監獄_捆著你,困著我,沒得缺席的社會大牢】
文字紀錄整理:陳廷豪

【哲學星期五20121116談近代刑法的例外狀態:「死罪、死刑、死囚】文字紀錄:陳廷豪

廣告

One thought on “談談廢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