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還是鄙視

我常常自以為很會玩標題

其實我真的只是在亂想一堆詞放在一起

從沒有考慮過後果就是了

我昨天瞭解到了為什麼我們社會對於性別平等仍然如此落後

因為任職於中央政府的性平委員對於如此的議題宣導竟是充滿着根本性上的歧視

我知道我們的過去環境會使得對於所謂“人”的看法有很基本性的偏差

就像我現在即便我瞭解同性戀以及認同他們的人權

但我心理上其實還是不太能接受他們在我面前做出等同異性戀的那些互動

可是要我制止他們,抱歉,我會絕對會尊重他們有這樣的權利。

也因此,身為性平委員的講師,我實在沒辦法認同他在宣導的同時,

不斷地顯露出台灣許多人常有的習慣無意間“歧視”

也不斷地把“歧視”跟“騷擾”混為一談

而且就在我閉眼思索這兩個詞的同時,他還走到我面前@@

我認為“歧視”與“騷擾”是兩個不同等級的東西,雖然兩者在於動機上可能都是起因於忽略了人對人之間的基本尊重,甚至是不認同人人平等。舉例來說好了,對於對方作出肢體騷擾,其實基本上代表你就是無意地忽視了對方應該有的身體主權,也有意的破壞你應該對於對方的尊重。而歧視上,假如台北車站只准台灣漢人逗留大廳,我認為這種舉措,不僅是有意的忽略其他族群的權利,也對於其他族群產生不尊重。甚至我還認為後者是更為根本性上的不認同其他族群是與之平等的“人”。

可是講師在講的過程中,對於其實像是言語騷擾,但其實是很嚴重的歧視性話語,只使用了騷擾之詞來表達,我是真的覺得相當不認同。像是有個案例是某個女性想成為校長,但卻被一群男性指指點點暗示其職位怎麼可能是給女性,或是有個教授覺得女學生就趕快畢業找個人嫁,想當什麼官。這類的行為其實都早就超過了騷擾的層次,我認為都可以抓出來鞭好久的歧視言論。

另外,也許是我太嚴肅地看待這個議題或是太久沒有上課覺得要像個課堂一樣。台下的公務員們,某些人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有人猥褻! 女乘客.司機合力逮狼- YouTube對於公車司機喝令色狼做回原位不准下車的案例,竟然會在這裡發笑。(挖鼻,我是對還有人要幫他感到憤恨)另外一個是罵人「無聊查某」 判拘役30天-民視新聞- YouTube,竟然對“查某”這個詞討論了起來,說這到底有什麼。為啥理解能力低落成這樣?這個歧視的關係在於?當然講師想要引導的是即便是沒什麼的稱謂,在不同情形使用下其實也可以帶有某些歧視意涵。只是當下很多人的反應真的是令我感到驚訝,原來常常看到報導民眾的詭異反應,實際上真的也會發生。

除了這些,講師還提到當天報紙驚爆之前被黑函指控的愛滋教師企圖散佈愛滋給他人一案。他說他感到非常的無力。我想說該不會是人權方面的無力吧(期待)。結果,他老大卻說,要不是我們對於愛滋病患的個資保護,我們早就可以防止這些事情的發生。

呃。首先,我不能理解有什麼理由去要求愛滋病患接受與大家不同的待遇,尤其是愛滋的傳染途徑是眾所皆知[1]經科學確認不會由正常一般接觸傳染。當大家對於感冒這種亂傳的行為,都不會硬性要求感染者要去就醫或是帶上他媽的口罩,我們為啥可以要求艾滋病患,尤其是備受歧視的一群人,被曝光接受治療?

再者,我們在談論這件事情的時候,是否把很多事情混為一談了?原來我們如果提早發現他人的疾病,可以提早預防他去傳染給別人?確定?我想這意思精確地講應該是,如果我們早點讓他被貼上“我是該死的愛滋病患”標籤,可以提早隔離他們讓其他人不會有機會被他傳染吧?

老實說,這不就是一種偏見,一種歧視嗎?

而這些舉例其實都還有點討論性。但竟然出現了莊國榮當時的小孬孬、娘的案例,講師說娘,男生其實覺得沒什麼。他還認為這個案例,是個騷擾的案例。其實“娘”就是一種偏見下造成的惡意指控,怎麼會沒什麼。而這個我覺得比較像歧視,不像騷擾。到底是我誤解,還是不清楚定義,總覺得很不能理解。此外,我也突然發現國民黨真的是很有禮貌象徵,馬英九不斷以“當作修行”做回應。難怪這次這麼多人在要求禮貌。當然我不是說莊國榮說得很好很對,只是禮貌論似乎真的很合理耶。

最後,我想談一件事情,人很複雜,沒有人可以假定你會怎麼樣,可以接受什麼對待,也因此我們會有個很基本的尊重空間,我們不會觸碰你、干預你、假裝形象你[2](這個我有點不知道怎麼表達)。我們不能用什麼合理推斷來判定行為合理性。舉個例子來說,一個男性對於一些女性可以做到某些接觸,並不代表任何男性可以對這些女性做同樣的行為,也不代表這個男性可以對其它女性做同樣的行為。

溝通,詢問,不強迫,是相當基本的原則。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導遊只因為車上的中國遊客要求看檳榔西施就強拉西施上車是個非常值得任何人批判的一件事情。這無所謂人權不人權等高層次議題,而是這種行為基本上就是一種假定形象下所造成的歧視。認定你是某種人,就應該不會排斥某種行為,而我就可以省略一些尊重。這並沒有什麼可被接納理解的空間。

我想身為一個鍵盤宅男不應該只是會說AV女優也是一種職業,而是要真的理解為什麼我們會需要一直強調這個部分,原因就僅僅是,我們會誤以為那些畫面中的形象等於真實的面貌(當然他有可能真的是等於?),而我們無法在這個等於的情況下,拿出應該要對人的尊重罷了。尊重跟禮貌不同,因為尊重是認同你我都是同等的個體,禮貌僅僅只是追求在對方眼裡被接受的程度。


[1]經過上次有人說出癌症會傳染的奇言,我想我還是保守一點的回到“科學”保障的領域。

[2]其實算是以偏概全,只是他不僅是在他認知裡或是話語裡形容而已,還會延伸到實際對人的行為,把你當成他想象中的角色互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