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廁所裡摔得狼狽又無力起身之時,望向那黑暗空間唯一的出口,心裡暗叫「不妙」。

在那未被緊閉的窗外,有隻虎視眈眈的蝙蝠。

就在四目交接的瞬間,似乎觸發了這個災難開關。

張牙舞爪的邪惡蝙蝠就在如此脆弱的困境下,趁虛而入,

直狠狠的咬向無力反抗的手肘,看牠咬的盡興,

只能先稍稍放點力,來等待最後奮力的一擊。

 

嘶吼,甩手,讓死咬不放的餓鬼腦門直擊牆壁,

被放過的那隻手有如幫兄弟復仇般的狠狠揍向牠,

終於…

但到底那份刺痛打哪兒來,蝙蝠到底是誰的化身,

我冒出了更不可思議的答案-蛇。

甚麼蛇,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真的出現了嗎?

這些詭異不切實際的疑惑,伴隨著不斷檢視窗外透進來光照底下的手臂,

整個實際了起來。

 

母蛇不斷的滾動擺脫想殺死牠的公蛇,這是最後的反擊,無效就無效了。

而我們對於某些人的反擊卻視若無睹,也許無效也就無效了。

Free Tibet, Keep Going!!!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