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異談 (9/20後續補充)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啥要下這標題,先讓我們看下去

兩敗俱傷!名教授護女告4小學生 全班轉班 via 壹電視

「名教授告4小學生」 護女心切全班轉班 via 壹電視

扯!女教授告4小學生 全班反彈都轉走 via NOWnews

聲明稿/尤菊芳:關於霸凌事件!我要一個是非 via ETtoday (9/20新增)

要嘲弄的點太多了,尤其是這段

這些家長擔心小孩遭尤菊芳告,而且被告的小學生還出現作噩夢、不敢上學的症狀,讓她們對尤女避而遠之。最後校方連絡尤女,給她3個選擇:在家自學、一人一班和轉學,尤女一開始不願妥協,直到開學前才逼不得已,將女兒轉到另一間私立小學就讀。

小孩有膽嘲弄別人,沒膽面對承擔,哪門子家庭教育?

老師有膽放任小朋友們之間的嘲笑惡化,沒膽處理好這一切,是不是該自行請辭?

教授有膽告人,卻沒膽讓自己的小孩先去化解或是面對一開始的問題,哪門子的媽媽?

(上段於9/20曝光的聲明稿,獲得一些解釋,在此感到愧疚。)

看完報導,其實我真的覺得台灣的社會很詭異。

大家不以小孩的人生學習為優先,就把他當作某種角力在進行。

首先,這種奇怪的嘲弄,可大可小,重點在於被嘲弄的人本身主觀認知。他不滿就應該表達,無論是自己同學或者是老師。而老師如果得知此狀況,應主動去了解並且盡量讓此事的問題解決掉。如果要有惡化,就應該是要讓雙方家長與同學都來討論。那如果真的嚴重到需要動法律,其實我是認為,這要由家長與孩子詳加討論的狀況下,並且最好也要先告知老師,才可以行動。而不是衝著一股氣,就上了。你的小孩在前線守著,你莫名其妙丟個飛彈就說開戰了,行嗎?

再來,被告的家長也別忘記你的小孩就是他媽的犯錯了,你可以覺得那種玩笑沒甚麼,但誰叫你小孩要去弄"純真"的小孩,被告只是一個開始,又不代表人生毀滅,這時候應該要做的事,與你的小孩對談,跟他分析被告的前因後果,最好是請小孩自己去登門道歉,看還有沒有轉圜的餘地。

最後,老師到底在做啥…,當然這幾篇報導對於老師的處理其實也沒有很著墨,只提到最後的三選一。我是覺得從一開始,就應該去介入,並且調解,無論是同學之間。或是跟受辱家長討論,請他注意。抑或是,嚴重點,直接請雙方家長學生直接來談。走法律途徑,是的確沒有到如此優先的地步。結果搞到最後,就是老師被雙方家長勾住,要嘛,選我們的孩子留下,要嘛選教授的孩子留下。

這種對立,小孩到底能學到甚麼?學到了,我做錯事,只要有人挺我,我還是可以掩蓋掉我做錯事的本質,而反過來說別人幹嘛懲罰我。太優質了。

補充內容:

其實也沒啥好補充的,大概就是好險我沒有以批評作為基調來談這件事情,不然又差點因為優質媒體誤判了整件事情。看完了聲明稿,真的是覺得,哀,教育阿。…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