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獨立特派員

昨天看了獨立特派員對於都更的專題,老實說,我覺得幾件事情還蠻有趣的。

首先是,權利變換的問題。有很多案子遇到了有地上權但沒有土地權的居民。結果居民想要都更,但其實他想要也沒用,而且甚至有可能地上權由於無法進行權利變換,就算真的都更了,他們也只能拿到搬遷費,遷離。

再 來是,都更的程序有大概四步驟(劃定都更單元範圍-都更事業概要-都更事業計畫-權利變換),而到了第三步"都更事業計畫"就無法撤銷或阻擋都更的進行 了。也就是說,很多人最介意的"換坪"實際數目是在第四步驟才會揭曉,而到了第三步你就上了船,這點造成很多的爭議點。另外,第四步若走不過的協商階段, 其實是屬於都更相當重要的一環,但法令將此階段交由建商去處理,而非公部門或是獨立的第三機構來處理。

最後,節目中提到,都更法的修改就是 為了經濟發展。而居民因為不熟悉或不了解這個制度,讓都更停留在錢的這個層面上,而沒有碰觸到其他的都市面貌等問題。事實上,如同上一點來談,真的就算想 談也還真的談不太起來,因為上了船你才能看到藏寶箱-首次看到建築計劃書。你要怎麼跟他談立面談環境?建商說得算阿,反正你都上船了。更何況我覺得這些講 法都太高估且恭維了台灣人了。大家最在乎的還是我家到底多大,能不能雙拼且打通,還是有沒有金店面?

縱觀來看,我認為台灣的文化氣息水平真的沒有隨著經濟起飛而起飛,反而因為美國市場那套的操作方式變得更加的粗俗。好啦!我知道,那叫務實啦。粗俗的是我。而都更其實如果只是在談錢,那就是硬體上面的事情,也難怪只有容積、坪數等等討論。根本不在乎市容甚至是都市規劃。

順道一提,本周還看到了一篇關於取英文名字的文章《為什麼我們要取英文名字?》。這篇其實讓我有了一個對於自我意識上的隱憂。英國人對於英語的使用上是有極大的文化性,這其實從歐洲對於自己的文化優越感中不難看出來。相對於美國,真的是他們眼中認為沒文化到不行的一群粗人。可是在這麼不講究文化,只看市場活動自由反映的環境下,創造出大量的經濟效益以及財富。說真的,反過來談文化,似乎那是一種象徵也好、特色也罷,總像個束縛般。就像我以前念小六的時候看到小四小三的小朋友說髒話就會覺得很不齒一般。到底我們一直在講究非錢的其他價值,會不會因為人性本來就是追求貪婪的,而根本是無意義的堅持或要求呢?那如果是這樣,我們更應該徹底彰顯其人性嗎?老實說,我的猶豫只有在前半部,後半部我目前是無法接受的。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