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談教育

教育乃國家之大計,且為國家競爭力的資本。過去我們在課本上讀到為了"識字率"的提升而辦理的基本義務國民教育,即將再度被更新拉長戰線。同時也激起了一番討論,我想就我自己個人這幾年來的想法做個陳述,且希望透過文字的輸出來檢視自己思考的缺陷及弱點。

以下先提到一些個人經驗,再談些想法

個人經驗

我記得我在考高中的時候,在國中曾經聽到一段關於技職教育的描述(來自老師)。

技職教育就是針對業界而建立專業類別技術之教育體系,你將可以在那裏學到未來你要工作的能力。反觀高中,整個教育模式是針對學科能力的學習。

這看起來高職生還比高中生還要有用許多阿?不過,大多數的家庭以及社會,都認為高中生比高職生還要有能力。而這能力他們認為可以追求更好的生活以及更高的收入。這些他們所認為的一切轉化到了升學上頭,就必須建立起規則來評斷誰可以來獲得這些機會。這也造就了所謂的升學主義

我自己聽完上面那段話,也覺得,為啥我要拚死拚活讀很無聊的書,且不能出去玩,為的不是早點開始賺錢?難道說,讀高職也會跟沒讀高中一樣去工地曬太陽,不能坐辦公室吹冷氣嗎?

想到這裡我還是乖乖的唸完書,考了兩次超緊張的基測,才上了大家眼裡那顆星星-建國中學。一進去,我遇到很多奇人,不論是老師還是學生。有的學生真的很有想法(對於成就上),參加甚麼競賽、或是提早讀要進醫學院的生物聖經;有的學生也會去買資優班的學資來挑戰(當然我也跟風買了,但完全看不懂,就當古書封存了)。有的老師很有上課的風格,會有一些奇怪的招數來阻止學生睡覺;也有的老師很有國中小學特色,不知所云,也沒有想管你上不上課的意圖。當然囉!我們也是有很多人在補習,認真的人還會上一上嫌棄補習班上太慢或太爛;不認真的也會嫌補習班助教不正或是坐旁邊的妹不夠水準,只是後者只會以換位置表達不滿而已。

老實說,建國中學與其他高中有甚麼不一樣嗎?廣義上,可能不想念書的人真的會少一些,但相對不念書的比例其實也不低就是了(像我就是覺得念了也不過前進個幾名,也不會贏過那些號稱隨便念隨便考的人,那就乾脆隨意吧)。我們上課上累了也會偷睡覺,肚子餓了也會偷去買東西吃,嫌麵食部的麵飯不好吃的,也會跑出去吃或是叫外賣。

當然狹義上,有些老師其實作業的要求是很特別的,他會要求你把你的簡報做的很重點,不拖泥帶水。雖然做的很辛苦,但之後我真的感受到那份用心的意義。有些天才型的同學,會一些很厲害的才能,某些作品都會令人驚豔。至於有沒有助於學習,我自己的自卑狀態,讓詢問求教的行為變得很少,不然就是聽完解釋還是不太懂,但我相信學習上,還是有某程度的除了問老師也可以問同學的環境,只是我覺得這個不只建中可以做到。

之後上考完學測,有些人如願的上了喜歡的學校。大家也還是跟其他學校一樣,部分學生仍然保持認真;部分學生因上了的同學影響,玩心提升;上了的同學,幾乎完全解放。考完了指考,不認真的我,自然就是考不好。我記得拿到成績單的時候,我爸只問我一句。"這樣有沒有台大?"而就在我了結了四年半的大學生涯,我又聽到了他說,"你念那甚麼爛學校。"如此嚴重的文憑主義作祟,讓我對於教育的某些想法更加想要去細想且希望能在未來有所改變。

想法

首先我想以《技職升格 嚴長壽批:荒謬怪獸》這篇文章作為一個開端。文首就提到了,教育是國家的大計,培育是國家的人力資本,可是現在社會的價值觀認為,教育會讀書的人才是國家的大計,培育考高分的人才是國家的人力資本。我們先不論,以前大人多麼愛舉王永慶白手起家的例子。到底社會有甚麼資格認定會讀書的人比會修車的人重要?有甚麼資格用台大或是某某大學的畢業證書看出一個人的工作能力?

九年國民義務教育下,鼓勵的並不是大家獲得該有的學習技能,而是考試。有多少人因為名次、或是不是滿分被父母念(我自己還因為考過一次8X分,把考卷揉掉丟到教室外面)。到了國三,還是有人看不太懂國字,還是會有不懂的語言。這現象有人不知道嗎?這現象有人想要去解決嗎?我想從來沒有,大家只在乎那些已經有這些能力的學生,要考幾個版本的教科書,到底要考幾次的基測?甚至到現在還為了讓這些學生不用有升學考試的壓力,提出了"十二年國民教育"。

這讓人本一直希望可以透過十二年國教來實行高中學區入學制度,讓整個傾向升學優先以及瘋狂補習考高分的心態煙消雲散。其實我個人是有所贊同也有所不同,我認為要讓升學壓力以及補習心態消除的確是首要任務,但是這個改變並不是把高中教育拉下水變成一般過去的義務教育就可以的。

首先高中已經是在大學教育的前端了,的確需要開始利用過去國民教育所得到的學習技巧、工具和能力,來開始深化學科的相關知識。而這部分絕對不是教育部所宣稱,適才適性、因材施教和有教無類,就可以把這一切處理好的(看看現在的國中)。我真切地認為國中之後,適合趕快投入職場的人就應該進到職場或是學習專業從業技術能力的技職體系,不要形成"強迫"他們讀書,導致未來他們可能長期投入無興趣的學習,導致工作的慾望降低。除此之外,強迫讀書只會導致不想念書的人將會形成想念書的人眼裡的"干擾",如此一來,會是更好的教育方式嗎?還是說又要用考試來分班,避免這個狀況了嗎?這是所謂的適才適所適性嗎?一再的考試,就只是再多摧毀不喜歡念書人的一分自信。

其實這樣講起來,所謂適才適性的問題,根本不應該透過延長義務教育來迴避。而是應該要認真面對。那到底該怎麼解決呢?多元多面向的學校教育以及合宜的家長態度,我認為才是最需要追求的目標,而這個跟十二年國教毫無關係。

至於人本在《2012/04/24 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建北』現象研討會》裡所批判的菁英教育,我認為有兩個部分可以談,一是菁英教育與明星高中,二則是高中教育一般或特殊化與否。

首先,菁英教育,何謂菁英?我想一個很會修車的人,跟一個很會看病的人,兩者都是社會上的菁英。只是社會的價值觀認為很會拔牙的人念過很多書考上了醫科,他才是菁英,可是明明會修車的人也學了很多跟車相關的知識,甚至量也不亞於醫科所讀。明星高中為何明星,只不過是大家的價值觀認同這間高中是他們所需要的,才形成明星高中,只是在現下的狀態,大家認為的明星也只不過就是分數考高一點罷了,實質的教育體系、方式、目的,都沒有太大的誘因。所以其實在家長價值觀主導下,明星學校以及菁英教育才如此的令人厭惡。不然在教育資源投入下,其實適度的分工,區分各校的教育特色,其實各校都可以成為某方面的明星高中,同時也可以是菁英教育的一部份,並非明星,菁英就不好,只是在這之下,你要先修正你只認為某些人才算菁英的偏差價值觀。

二,高中教育到底應該是一般化還是要特殊化。其實我覺得這部分沒甚麼好爭論的,每個學校有自己的師資以及教育資源,他們要用同樣的資源去平均強化各項教育或是特定加強某些教育,跟大家都無關。只是說這樣形成的差異化到底該不該透過某些機制的爭取來讓特定面向的學生能適性適才來進入學校呢?我認為學校想要做差異化就必須自行承擔要以比較繁複的手續來挑選學生,因為如果不這樣做,也許又會變成各校自行自辦學科考試,然後又是看成績來評斷一切,最終又會掉入考試升學的泥淖中。只是說人很懶墮,絕對要防範不完整的篩選規則或是走後門的情形。

所以其實人本所忌諱的,並非不可行的道路,只是到底要怎麼落實,政府根本也拿不出個整套做法,因此只提了一個"十二年國教"來把責任丟還給各個學校,逼你選擇到底要不要妥協免試,不妥協你就等著被人本打成邪惡異端,意圖讓義務教育存在不公不義的行為。因此出現了這篇《人本致建中班聯會》以及回應此文的《建北現象為不實指控》,就以上的意見陳述,我想我不太需要反駁或是贊同任何一方的說法,因為這問題其實兩方在我看法中都有對的堅持也有錯誤的概念。

而他們都不敢提的就是社會以及家長企圖主導的錯誤價值觀。把"唯有讀書高"的概念加諸在教育體系上頭,我想推行二十年國教恐怕都不夠把這個問題導正。問題不在於考不考試,而是為什麼要考試,考試要幹嘛?國外對於考試當作一種門檻,但絕非絕對的條件,你考一百分代表你很會工作嗎?把真正的問題迴避掉,還打起爛仗來,我想這是不行的。更何況我們很多人都知道這問題的根源所在。

而看到最近某些父母保護孩子不擇手段顛倒是非,我想這路既遙遠又漫長,這場戰不得不打且肯定轟轟烈烈。只是十二年國教實施在即,真的是想挽救都沒辦法。回到最初提到的技職體系,再看看式微傳統產業,我想國家的根已經脆弱了,如今還要再鏟上幾刀。不妙阿。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