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

誰都要成長

才會有資格改變

上至國家政策

下至個人

最近看到了幾件事情

1.廢死

2.教改

其實廢死與教改對於國家進步來說都應該會要面對到的事情

可是當整個環境不對的時候

硬要談這些

其實都很不實際

(應該說要更深切的來談才行)

嚴格來說民主亦是

最近看到基測可能幾年後要廢掉重啓自辦

新聞內容還是再擔心惡性的問題出現

這也不免讓人覺得有種又回到過去的感覺

卻沒有人願意談背後的問題

到底功利主義消失沒

到底教改的目的有達成嗎

如果沒有談什麼改制

我不懂

廢死也是

司法問題種種

廢死是一個很後面的很高尚的議題

我不是說不能談

而是當你司法改革不足時

你怎麼談廢死

光一個性侵的判定都可以如此搖搖擺擺

廢死你評什麼談說司法會不會誤判

更何況廢死聯盟不斷拿軍法誤判的案例來阻擋罪證確鑿的死刑案例

你如果真的認為廢死是一種進步

就不會是拿過去失敗的案例來擋死刑

那你會不會舉陳水扁的例子來反對民主反對台灣繼續民選總統(誤)

最後

本質沒有進步

就不用談更新的做法

就像勞方跟資方的關係持續不正常化

也沒什麼好討論更好的權益

民主也是

民主不是神給的

也不是應得的

而是要大家一起努力爭取維護的

當人民對權利義務的重視不進步

那民主其實也沒有這麼美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