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開始囉!

我確定了

我是日夜顛倒

我不是早起

我沒睡

肝.

你準備好了嗎?

今天晚上家聚後…就要那個那個熬夜囉…

剛剛我看完了Klass《失控的校園》(大陸翻成校園槍擊案)

這部片

我只能說很震撼我

學校霸凌

我自己遇過兩次,也可以說是三次

兩(三)次的角色都不同

明顯的兩次:與會者.保密旁觀(甚至可以說是連看都沒看到)者.另外一次我差點變主角(險)…

國小小四(我也是在那時候把髒話當成問候語的階段)

最狠的那次是在自然實驗教室

老師都會要我們早到教室等她

等待之虞就是拿來玩弄班上最討厭的那個人(我名字忘了…但臉永遠記得…)

我們那次

好幾個人拖住他

我們的老大(我記得姓鄭)是外面某混的小孩因此我們都聽他的也可以說是不得不聽他的

老大那天剛好帶著一把瑞士刀

當然他身上不乏"賴打"打火機

用火烤刀

再去…我不想再說這些東西…太慘忍了

總之

我們整的太過火

老師來了我們也忘了收手

老師就叫我們坐"太空椅"…就是3/4蹲坐

另外一次是在國中二年級

我其實忘了起頭

我大概記得好像是我們班的人去惹到某混

某混先透過管道(我們班也是有…但老師處理的很好)來要人

然後他們陪去

想說應該不會太扯的處理

但是

這種事情…

反正就是打了…而且很兇…

臉都腫起來…真的是腫起來

管道就跑回來跟我們說這件壞消息

那個同學在那之前就去看醫生了…

這個時候就分成兩個事件在跑了

一個就是我參與的也是比較多男生的管道系統

另一個就是以女生的系統

我們這邊聽到這件事的反應是

絕對不能給老師知道…

而那邊的反應是

都打成那樣了還能不講嗎?

不過出事後的課都不是導師的課了

因此轉入神祕階段(就是家庭時間)

我一點也不敢對我媽說這個

因為她就是全班家長對導師主要通道

但也因此我必須更注意我媽的狀況

我在我房間讀書讀到一半

果真電話來了

從內容就知道不太妙了…記得要學會聽關鍵字

我也拿起幾乎沒在用的手機以緩慢的速度打簡訊給密友廖先生

因為我沒管道的電話

後來管道要廖傳給我"hold 住"

我媽好像有問我怎麼回事

我好像沒說但又好像有說?忘了XD

隔天早自習我就開始被逼供

管道問我"是誰?"

我就說出了是哪個女生回家講的

而這件事情好像是導師一來女生就去講了(or 管道去問女生為啥要講之後老師找她去…然後她就一五一十地說了)

之後管道就被叫去

我也隨後被叫去

老師質問我

為什麼你要說是誰跟媽媽說得

你這樣說會害那個女生不知道怎麼辦…等等等

我其實到現在還是不知道

我到底講還是不講

我想這個答案我會在寒假補上來

這部片應該給我有些線索

最後校方好像有去處理打人的某混

但學校能怎樣呢?這個問題就是我們最不想跟老師們說的原因

學校敢怎樣?學校能怎樣前我們就可能先被怎樣了吧!

講了那麼多

你呢?你有遇過這些嗎?

分享來聽聽吧?(或許你看得都煩了…sorry)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