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年了…阿公

對年

是距離那個日子完整的一年
阿公,我從不叫你祖父
我只把他當作一個專業名詞
但我此篇文章絕對破例…

因為我的不認真
得要到衝刺班來為了功利主義的世界拼鬥
那日中午
我知道我沒睡
但我仍做了個夢
阿公說他要走了
我跟他說
等我考完再走
這夢就結束了
但我仍認為我沒睡著
可是怎麼會有這夢呢?
不管了!我就那麼巧的離開自己的座位
讓急切的父母找不到
對我來說
我只感覺進教室找人的老師是要找我
但…我想我還是繼續問問題吧
問完後
我回到了座位
我拿起了那螢幕顯示著二十幾通未接來電的手機
想也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打了回去
迎耳而來的就是那傷心的哭聲
那是好幾年前大舅舅走的時候的印象
而這次是正正的衝進我的耳朵
彷彿在打世紀敲響的警鐘
我速速的收我的書包
感謝林庭旭很識相的安慰我幾句
我就前往了那間醫院
這一切的過程
到火化之間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我只真的哭過幾次
真的很少很少很少
但就在那棺材蓋蓋上時
我看著那再也不能跟我們說話的阿公
那再也不能被我們攙扶的阿公
天阿!我就飆淚了…
到了最近
與蕭文滔談到了這個
我又有點冒淚了
因為
對年要到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