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那熟悉但異於平常安靜的大學路上

不知道是哪點不對勁
在14度的寒風下
正想打給家人 問問他們回到了台北沒
我潰堤了
今早當我看到在嘉義車站旁的鐵道時
我已經盡力忍住那快迸出的淚水
就這樣流了出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