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Life (6)

圖學因為我回台北
完完全全讓我體會到新的感覺
(熬兩天幾乎都是全夜)
不過就在這辛苦的過程中
還發生了令人感嘆的事情

很久很久以前(其實是星期一的晚上)
我在之前就想說先去出設計的圖好了(上次被R的太慘)
結果我直到十點多的時候才想到要去拿
黃璽豪就說神采十點半關
我就飆車了
其實那時候就有預兆了
我在光二前遇到黃上耘他們的宵夜團
差點就因為打招呼撞到一個路人
到了神采
機車的事又再度發生
我的照片被拿走了…
又在那等很久
我是真的越來越緊張了
我就又再飆了回來
很不幸的
熱呼呼的照片我要拿也拿不住
要放籃子又會飛
就在這猶豫之間
我經過雲平大道前方的奪命柵欄
等我發現應該要注意的時候
我已經看到柵欄要與我的車輪發生親密關係了
不…
就幾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很痛
那時候我知道我一定流血了
就先將快壞的車騎到系館
我用萬用的衛生紙壓住傷口
(我要承認我看到那傷口我會害怕…我真的不能當醫生)
走回宿舍拿了OK蹦封了起來
我就不想去管傷口如何了
繼續與圖學奮鬥
不過就在我快畫完樓梯的時候
那滴滴下來的血讓我開始緊張
但陳柏年的R還是迫使我繼續畫
我只能不時的用衛生紙擦拭
到了兩點多
我趁醫生比較有空的時候問了關於縫傷口的條件
瞬間覺得自己都符合…
囧大了
醫生就看了我的傷口督促我去成大醫院掛急診了
他也很好心的陪我去
也真的很幸運
外科值班的都是他的同學呢(等等PS再補充)
然後就上了簡便的手術台XD
再縫的時候
我雖然看不到也有麻醉
可是那個拉的感覺還是讓我起雞皮疙瘩
好可怕…好噁心
而且到後來麻藥退了
真的痛得令人發抖
時間很迅速的來到了四點
回到了系館
我已無力與圖學對戰
我就挑了麻將桌(現在好像又有主人了…搞不懂)
躺了下去
發現台灣是我的枕頭
我的外套是我的棉被
不過睡到後來好冷阿…
醒來之後就跑去可怕繪畫了
根本是邊畫邊睡…
一堂課還是不少人一直問我怎了
我都有請代言人代為解釋…
可怕的經驗呀…

P.S.
我進去醫院外科部的時候
裡頭的醫生問我
啥時撞到的 (我曰:快11點)
為啥這麼晚才來 (我曰:因為醫生同學要我來的)
醫生同學?叫甚麼名字? (我曰:王富弘)
王富弘!?欸!王富弘的同學耶[他朝向另一個外科醫生說道]
蛤?王富弘?他現在大一?
對阿!你不知道?他去念建築阿?
他很老喔[他對我說](我三條線…)
就在這時候王富弘出現了

這麼晚給我們找CASE
好啦!下次請你們喝飲料…

真是有趣的對話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University Life (6)

  1. 嗚 真的很噁 很痛…
    下次不要一邊騎車一邊打招呼了啦= =
    乾脆不要拿相片算了= =

    這是林點點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